热辣点击
赞助展示
最新图片

从来就没有什么死地 而后也不会怎样

[点击图片进下一张 ] 跳转到

  39岁的岳飞死的那年,17岁的陆游意气风发,正与唐婉青梅竹马携手同游。而此时,曾经的宋朝皇帝赵桓被金兵掳去已经在草原上放了16年的羊,当年和他一同被掳掠来的父亲赵佶坟头上的野草已疯长了7年。

  12年后,当29岁的陆游参加礼部考试时,他和抗金前辈岳飞都碰上了一个绕不过去的“坎”——秦桧。只因陆游名次排在秦桧之孙秦埙之前,陆游竟被秦桧除名。

  50年之后,一生矢志不移北伐的陆游写下“遗民泪尽胡尘里,南望王师又一年”的诗句。终其一生,他都没能看到王师收复失地,挺进北方故国的画面。

  这一幕,与中国球迷的期待何其一致,15年来,多少懵懂孩童初为人父,多少负重前行的中年步入老年。他们从来没看到面临生死存亡时的突破,每一次都在呼喊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”,每一次都在“死地”哀怨得回肠荡气。只是世界上本没有死地的,说的人多了,就成了死地。

  中国足球的死地在哪里,在每四年冲击一次的世界杯预选赛里。2011年的新加坡加兰贝萨尔体育场如此,2017年的卡塔尔多哈体育场如此。

  每次都是群敌环伺、悲歌狼烟,搞得看球群众如果不会说上一段“国仇家恨”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球迷。世预赛已经变成中国球迷四年一度的追忆,比情人的反复离弃“魔性”更强、情结更深重,如同岳飞陆游复国般念念不忘。

  从技术流到战术流再到主教练流,折腾来折腾去,中国足球经历了最魔幻的“城头变幻大王旗”时代。15年来,每当足协改朝换代之际,总有人站上去把胸脯拍烂,云云要实现中国足球进军什么什么杯目标。

  足协官员或许是不踢球的,他们并不知道中国足球的“死穴”在哪里?不是在那国足大名单22个人那里。如果要指望22人就能拯救国家,不如去找22个死囚许诺出线就统统减刑来的更现实一些。


点击排行